任县| 三门峡| 滦平| 本溪市| 乃东| 安化| 咸丰| 永州| 边坝| 东安| 任县| 梅州| 罗甸| 万山| 东方| 惠来| 涠洲岛| 金佛山| 民乐| 盐池| 武定| 恒山| 贵池| 黔西| 杜集| 祁县| 城阳| 东营| 彭水| 克拉玛依| 莱州| 潮南| 抚顺县| 肥西| 汶上| 北京| 红安| 沽源| 同心| 永和| 绥宁| 兴文| 兴宁| 新沂| 伊春| 南票| 岚山| 咸宁| 环江| 长岭| 临淄| 兰坪| 辽阳市| 梁山| 札达| 宁蒗| 江孜| 梅县| 疏附| 黔江| 南宫| 平原| 南阳| 印江| 余庆| 鹤壁| 蓝山| 扶余| 堆龙德庆| 文县| 新蔡| 宣城| 山阳| 安康| 遂川| 宁国| 集贤| 达孜| 锦州| 龙泉| 福清| 鸡东| 昌吉| 泰安| 于都| 兴城| 镇坪| 安达| 阿荣旗| 涞水| 陇川| 宁南| 钓鱼岛| 张掖| 张北| 驻马店| 昌宁| 昭通| 丰城| 青龙| 西乌珠穆沁旗| 凉城| 乌审旗| 武陵源| 休宁| 土默特左旗| 石棉| 会东| 措美| 瓦房店| 兴城| 诸城| 加查| 阳原| 汤阴| 潼南| 柳河| 栖霞| 门头沟| 景泰| 东胜| 德钦| 杨凌| 黔江| 祁连| 铜梁| 茂名| 陕西| 西华| 潞城| 镇安| 聊城| 鲅鱼圈| 永平| 于都| 台安| 屯昌| 万宁| 英山| 杭州| 嘉定| 嘉祥| 库车| 积石山| 灵台| 凌云| 衢江| 和龙| 双江| 兴安| 六盘水| 南丹| 华山| 利辛| 那坡| 鄂托克前旗| 白山| 灵宝| 岐山|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海门| 西丰| 兴仁| 白山| 石林| 宜都| 乌苏| 临潭| 东莞| 加查| 邹平| 贵南| 屏南| 金佛山| 穆棱| 金山屯| 门源| 玉山| 吉安市| 青浦| 藤县| 阿克塞| 湖口| 涿鹿| 广州| 伊吾| 萨迦| 长沙| 且末| 三江| 淄川| 海原| 康定| 响水| 封开| 印江| 嘉义县| 南木林| 枣阳| 娄烦| 玛曲| 桑日| 木兰| 围场| 鹤壁| 蓝山| 庄浪| 普格| 下陆| 莎车| 猇亭| 即墨| 麻山| 榆社| 新乡| 建德| 洛隆| 庄浪| 静乐| 永靖| 巨鹿| 义马| 清水| 阜宁| 平果| 峡江| 寿县| 行唐| 阜城| 杜集| 德州| 河间| 和龙| 曲阳| 龙岩| 临高| 越西| 安阳| 南涧| 馆陶| 大荔| 大丰| 府谷| 城口| 黎平| 黄岩| 庆安| 石龙| 万安| 台北县| 伊宁县| 徽州| 腾冲| 溆浦| 天池| 嵊州| 湘乡| 岫岩| 铜山| 平顶山| 夏邑| 双流| 赤城| 察隅| 百度

瞭望丨习近平总书记“林区三问”的伊春答卷

文丨《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冯瑛冰 李凤双 王春雨 王松 强勇

◇有了绿水青山,不愁金山银山。伊春正转变靠山吃山“吃法”,变“采山”为“种山”,将生态优势转化为绿色生产力,成长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和竞争优势

◇在守护绿水青山面前,伊春人不做选择题,再难也只做必答题,以护林为傲,伊春人守护着小兴安岭每一棵树,守护好祖国北疆的生态屏障

◇全面停伐后,人往哪里去是民生大课题。伊春打出“三转一托底”的组合拳,走出了一条“养林”与“养人”的双赢之路

林区经济转型发展怎么样?林区生态保护怎么样?林场职工生活怎么样?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黑龙江省伊春市考察调研时提出了“林区三问”。三年来,地处巍巍小兴安岭的“林都”伊春牢记嘱托、砥砺前行,交出了一份镌刻生态印记的答卷。

三年来,作为我国北方最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小兴安岭森林蓄积量年均净增1000万立方米,森林覆被率提高0.3个百分点,祖国北疆“祖母绿”碧色更浓。

三年来,作为我国开发最早,也是停伐最早的重点国有林区,老森林工业基地伊春市经济增长由负转正,渡过停伐阵痛,正奋力涅槃重生。

三年来,作为一座因林而生、因林而兴、因林而衰、因林而转的城市的主人,林业工人生活进一步改善,7万多名林业富余职工安置率达99.6%。

让老林区焕发青春活力!伊春以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为统领,走出了一条生态立市、旅游强市、依生态转型、靠生态富民的绿色高质量发展之路。

伊春、伊春,柳暗花明又一春;伊春,依然青春。

问:林区经济转型发展怎么样

答:绿色生产力打造生态金饭碗

从蓝莓果干,到蓝莓白兰地、花青素;从普通干木耳,到绒饮等系列木耳食品;从松树明子木雕,到如今叫响全国的北沉香……

????????????????

▲ 伊春市友好区万亩蓝莓基地采摘园工作人员正在采摘蓝莓 王松摄

三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到伊春市调研,首站就来到伊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展示厅。三年间,这里的展品不断由“原字号”向“新字号”迭代升级,产业链越拉越长,科技含量、品牌分量不断提升,涵盖了森林食品、北药、北沉香等八大类380余个品种。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国有重点林区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后,要按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思路,摸索接续产业发展路子。

“企业数量减少了,园区产值却提高了。”伊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翠峦园区综合部部长施万成说。据了解,开发区去年工业总产值14.2亿元,比2016年增加了约4亿元,但园区内的企业却由当年的105户减少到85户,不符合生态生产力标准、创新不足、改革乏力的产业逐步被淘汰。

作为我国开发最早,也是停伐最早的重点国有林区,创新是生存基因,改革是发展灵魂。

在70多年的开发建设史上,伊春创造了国有林区的多个“第一”:

第一个国有森工局、林业实验局在伊春建立;第一次弯把锯伐树、拖拉机集材在伊春推开;第一张硬质纤维板在伊春诞生;全国国有林权改革试点“第一锤”在伊春敲响;中国林业由木材生产向生态建设转变的“第一停伐”在伊春开始……

据统计,70多年来伊春市累计为国家提供优质木材2.7亿立方米,占全国国有林区的1/5,累计上缴利税、育林基金等近300亿元。

巨大贡献的背后,是“独木经济”渐渐难以为继。到20世纪80年代,林区陷入了资源危机、经济危困的“两危”境地,资源性、结构性、体制性、社会性四大矛盾愈加凸显,伊春成为全国资源消耗最快、贫困程度最深的重点国有林区。

林区出路在哪?唯有守住生态,改革创新。

2000年,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正式实施,伊春发展迎来曙光。

2005年,伊春以国家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试点为历史拐点,大幅调减木材产量。

2007年,伊春开始实现森林蓄积长大于消,接续替代产业露出萌芽,传统单一“独木支撑”经济结构逐步向多元化转变。

2011年,《大小兴安岭林区生态保护与经济转型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林区经济转型步伐不断加快。伊春在木材收入年减少7亿元的情况下,主动“壮士断腕”,在全国重点国有林区率先停止了森林主伐,倒逼林区加快向以生态建设为主转型。

2012年,伊春提出“三次创业、转型跨越”,经济转型全面铺开。

2013年,伊春彻底放下斧头锯,终结林区延续60多年的木材采伐历史。

2016年,围绕如何“书写好林区转型发展新篇章”,伊春市干部群众思想再解放、观念再更新,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林区摆脱了停伐阵痛,经济实现正增长。

改革步入深水区,伊春发现,不破除长期形成的政企合一旧体制,绝不会有出路。但改革就是“削自己的肉”,动自己的“奶酪”,打破几十年来的部门利益格局,谈何容易?

再难,林区人也绝不畏缩不前。

2018年10月,黑龙江伊春森工集团挂牌成立,林区延续半个多世纪的“政企合一”体制破冰。当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实现274.2亿元,年均增长4.8%。

2019年初,伊春森工17个公益类子公司全部成立、模拟运行,同步设立党组织;完成了伊春林管局承担的94项行政职能和所属12个社会事业单位、31个涉林事业单位管理权移交,将林业局承担的33项行政职能,以及71所中小学校全部移交属地政府。

2019-09-16,原翠峦区委书记赵喜义有了新职务,他当选为新成立的乌翠区区委书记,原乌马河、翠峦两个地域紧邻、产业高度相似的区合二为一。这是伊春市针对原有行政区划布局分散、人口分散、资源分散问题,进行的区划调整。调整后,全市原有15个市辖区整合为8个区县,精简幅度达47%。

赵喜义说,原乌马河、翠峦区产业一致,但资源分割管理;两地相距仅10余公里却重复建设,比如这个区建体育场,另外一个区也得建一个;职工家“杖子(木板搭的墙)挨着杖子”,但如果拆迁补偿标准不一样,就会造成矛盾。合并后的乌翠区作为伊春市中心区,可以统筹规划建设,有力促进资源配置与生产力布局合理化,提高土地和各种公共基础设施利用率。

体制改革,为经济转型提供了强力支撑。伊春市依托绿色生产力,加快壮大森林生态旅游、森林食品、林都北药、木业加工、绿色矿山。“五大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达47.6%,比2016年提高了7.2个百分点,其中旅游产业接待游客和旅游收入连续三年保持20%以上的双增长。

伊春市市长韩库说,有了绿水青山,不愁金山银山。生态优势在林区正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和竞争优势。

“不要单打一,注重多元化。”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友好林业局万亩蓝莓产业园,为伊春产业发展把脉开出的“药方”。

在黑龙江伊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友好蓝莓基地,负责人安晓莉告诉记者,基地种植的蓝莓正从普通向有机转变,并已取得有机转换认证证书。同时,基地把蓝靛果种植面积从2000多亩发展到5500亩左右,并开发蓝莓和蓝靛果的复合果汁,目的就是以多元化增强竞争力。

目前,伊春正转变靠山吃山的“吃法”,变“采山”为“种山”,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友好万亩蓝莓园等35个大型融合基地,供给能力不断增强,业态更加多元。木耳种植实现了一次“产业革命”,由小作坊生产、露天摆栽,向工厂化制菌、立体化栽培转变。“森林百草园”建设向质量和规模效益“双提升”迈进。

问:林区生态保护怎么样

答:筑牢十四亿人的北疆生态屏障

狍子进城了。去年10月发生在伊春市主城区的这件小事,至今仍被津津乐道。

“这种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事,以前想也不敢想。”家住伊春市世纪园小区的姜峰说,狍子跑进了小区楼道里,消防队员把它抓住后,交给有关部门放生。

习近平总书记对北方生态屏障高度重视。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伊春指出:“我国生态资源总体不占优势,对现有生态资源保护具有战略意义。伊春森林资源放在全国大局中就凸显了这种战略性。”

伊春地处黑龙江省中部的小兴安岭腹地。小兴安岭森林是欧亚大陆北方森林带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了抵御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寒潮、黄沙进犯的天然生态屏障,维系着我国松嫩平原、三江平原等地的农牧业稳产高产,是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功能区和生态保障区。

1948年,为支援解放战争,伊春开始了大规模开发建设。伴随着新中国前进的脚步,一代代开发建设者,在茫茫林海雪原上建起了一座新兴的林业城市。

在为国家贡献大量木材的同时,小兴安岭的生态也遭到了严重破坏。截至2000年,即在天保工程一期实施前,伊春活立木总蓄积已经锐减到2.05亿立方米,不到开发初期的一半,而且大多是中幼林,几乎无林可采。

痛定思痛的林区人说,啥叫木材,就是大树的遗骸。一座因林而生的城市,如果没有树,那将会怎样?

绝不能再砍树吃“子孙饭”,伊春人开启了生态保护的艰难征程。

2004年,伊春市政府发布一号令,决定全面停止天然红松林采伐。

2008年,伊春市又相继停伐了黄菠萝、水曲柳等珍贵树种,并将林蛙、蓝莓等珍稀野生物种列入重点保护范围。

2013年,伊春市全面停止了森林商业性采伐,实现了生态保护由单一向系统革命性的转变,山水林田湖草系统保护与治理迈出了坚实一步。

2016年以来,伊春市共完成更新造林50万亩,森林覆盖率已由停伐前的83.9%提高到了84.7%。其中小兴安岭的标志性树种红松,面积已由15年前的4万公顷恢复到6.12万公顷。伊春拥有亚洲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天然红松原始林群落,小兴安岭自然生态系统加快恢复。

这一系列历史性改变,让58岁的伊春市乌翠区林业工人刘进国感慨不已。他曾是伐木工人,每天能砍30多棵树,以多伐为荣。现在他是护林员,和同事共同巡护着10000多公顷山林,以护绿为傲。

“树多了、草密了、空气新鲜了、动物回来了。”刘进国说。

截至目前,伊春市已经恢复林地170.7公顷,连续15年未发生重大森林火灾。全市共建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21处,67万公顷。

在“兴安愚公”马永顺的故乡马永顺林场,老英雄生前栽下的5万棵树郁郁葱葱。伊春森工铁力林业局有限责任公司马永顺林场党总支书记李文静说,林场职工秉承马永顺“生命不息,造林不止”的精神,20年来义务植树50万余株,森林蓄积量229万立方米,森林覆被率比天保工程实施前增加20个百分点以上。

在伊春,还有一位被称为“张山疯”的种树英雄张英善。他是原伊春市乌马河森林经营所的一名林业工人,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亲手种了不下百万棵树。

虽然退休了,张英善每天还要来林子转转,排查火险隐患、清理烂枝枯枝、捡拾废物垃圾,不然心里不踏实。和林子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张英善说:“这树比钱更有价值,树就是我的孩子,甚至比孩子还亲!”

在守护绿水青山面前,伊春人不做选择题,再难也只做必答题,一切与此相违背的,必须牺牲让步。

砍柴烧火,这是林区几十年来的生活习惯。过去林区职工每年仅用于做饭取暖,就要烧掉木材100万立方米以上。

为此,伊春市在财政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实施生态移民,撤并55个林场(所),搬迁居民3.5万人。为改变林区传统的生活方式,伊春市花大力气,积极推广生物质半汽化炉、生物质燃气等,减少对资源的消耗。

为维护小兴安岭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伊春市正围绕汤旺河源头、丰林红松原始林群落和大箐山系保护,将原有230个林场所撤并为130个,将3万余名林业人口迁出深山区,促进森林生态系统自然修复和山水林田湖草系统保护。

伊春市有各类矿产59种,但对采矿这样的“财柱子”,只要有违生态保护,一律下马。

伊春市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曹英俊说,着眼小兴安岭生态功能区定位,伊春市严格自然资源保护区内矿权退出,6宗采矿权、17宗探矿权与国家级、省级自然保护区重叠的已经全部停止开采生产。

尽管财力紧张,伊春市近十年来主动放弃亿元以上项目20余个,坚决不上污染环境、破坏生态和高耗能的项目。全市还在县(市)区目标考核中增加了“生态分”比重,不管党政领导在任时GDP增加了多少,离任时如果生态环境账不合格,都将被问责。

一系列生态保护的“伊春标准”,让小兴安岭休养生息取得历史性跨越。记者从伊春市林业和草原局了解到,近三年来,伊春市抚育中幼林860万亩,活立木总蓄积达到3.48亿立方米,森林蓄积量年均净增1000万立方米以上。

1000万立方米木材意味着什么?伊春市林草局调研员付鹏说,一节火车车皮能装50立方米,这相当于每年新增20万个车皮的木材。

伊春市委书记赵万山说,小兴安岭每一棵树,不仅属于伊春,更属于全国人民。117万伊春人民要当好护林人,守护好祖国北疆的生态屏障。

问:林场职工生活怎么样

答:幸福像兴安岭的绿色一样绵长

“3年前做梦也不敢想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呀。”原伊春市上甘岭林业局溪水经营所退休林业工人刘养顺说起变化,乐得合不拢嘴。

▲ 林业职工刘养顺(左二)一家在家中合影 王松摄

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林区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后,产业转型发展和职工就业安置情况。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刘养顺家里,察看住房和生活情况,同一家人谈林场发展史、算收入支出账。

2016年,刘养顺从亲戚朋友处借钱五六万元,开起了农家乐,依托溪水国家森林公园的好生态,游客络绎不绝。如今他的农家乐已从最初的只能摆9张餐桌发展到15桌,年纯收入十多万元。

在夕阳映衬下,刘养顺家门前的500亩醉蝶花闪着金光,彩色沥青路面取代了原有的土路,雨后的潺潺清水玉带一样流过新修的水泥排水沟。新安装的路灯亮起来时,溪水餐饮一条街又将迎来一天中的忙碌时刻。

友好区溪水经营所副所长全宏镇说,当地按照“公园、田园、家园”思路进行整体规划,溪水的农家乐从2016年的1家,发展到现在的34家,包括2家外来投资者,溪水所产值3年翻了两番。

在伊春市,还有7万多名林业富余职工,也找到了出路。

2013年底,伊春林区全面停伐,人往哪里去成为亟待解决的民生大课题。

有老职工回忆说,当时没活干,这打几天零工,那打几天短工,一年能干满3个月都不容易。

面对严峻就业形势,伊春打出了一套“向林中转、向林外转、向域外转,公益性岗位托底”的“三转一托底”就业组合拳,着力解决林业富余职工就业难。

目前,全市已完成全部安置任务的99.6%,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5%以内,走出了一条“养林”与“养人”的双赢之路。

据了解,天保工程实施20年间,伊春市有83%以上的资金用于林区职工安置、社会保障和其他政策性支出,有效安置了森工企业富余人员、下岗职工以及大集体职工等。

今年49岁的魏庆莉是原友好林业局广川林场大集体职工。停伐后,她来到友好蓝莓基地当临时工,还在超市、雪糕板厂打零工。随着伊春蓝莓产业发展,2018年,魏庆莉已经成为友好蓝莓基地的技术骨干,每月工资3000元。

“这几年我的同事不断增多,基地种植面积不断增大,我们工资涨了,工作环境也变好了。”魏庆莉说,以前支个遮阳伞摆摊卖蓝莓,就怕下雨,现在有了固定展示棚,下多大雨都不怕。

伊春市财政局非税收入管理处处长李景坤说,伊春市公共财政支出重点向民生领域倾斜,支出比例由2015年的75%提高到85%。全市累计投入产业扶贫资金3亿元,发展扶贫产业项目71个,24个省、市级贫困村全部出列。

衣食住行是群众最关心的问题。受开发初期“游击式生产、游牧式生活、人走家搬”的生产生活方式影响,伊春林区居民普遍居住在半简易及部分砖木结构的窄小平房内,配套基础设施缺乏,生活环境恶劣。

为了圆林区人的安居梦,伊春市已累计改造林业棚户区36.5万户,惠及林区群众75万人。全市还推进“三供三治”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农村(林场所)环境整治,林区群众的居住环境逐年改善。

家住金林区福地小区的退休职工刘文艳,眼下正带领金山屯区松涛艺术团排练新歌。这个由林区退休职工组成的艺术团,年龄最大的79岁。

“从棚户区搬到楼房,路变宽了、灯变亮了、不用烧小炉子了,生活质量提高了。”刘文艳说,他们写了10多首“金山组歌”,歌唱幸福生活,表达对党的热爱。

接受采访时,刘文艳情不自禁地站起身,唱起了一首《峰岩美》--

峰岩山寨美如画,

清澈湖水映晚霞,

水面宽广荡双桨,

小船儿推开,

推开了幸福的浪花……

刊于《瞭望》2019年第35期

相关新闻

    村场村 临河开发区 崇望乡 尚庄镇 鼓楼街道 乌图美仁乡 井边亭 元营 腊窝乡
    喻家坳乡 开原市 英都镇 科任村 义隆永镇 金雨乡 西市街道 后郭庄村委会 香班哈日根牧场
    花椒大院 新政镇 后见 乌苏市 道场浜村 石狮市鸿山镇工商管理所 德雅路 人头山 表白寺镇 努日木镇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